|  首页>>新闻中心>> 返回上页

踏遍千山万水 寻土壤修复良方

2017-03-16 14:37:20


全国两会之面孔

  我 当 代 表 这 五 年

  代表简介

  周奕丰,男,汉族,19 6 9年5月出生于广东汕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代表团)。现为广东塑料交易所首席交易员、鸿达兴业集团董事长。长期关注我国的土壤治理和修复工作,履职期间,曾推动了我国《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土十条)的出台。

  履职全国人大代表五年,就和全国的土地、土壤“死磕”了五年;不惜投入数千万资金,取得天南海北的土壤标本,再投资数千万资金对其加以研究、分析给出对策。五年履职,提交的26个建议和4个议案中,不少都是土壤治理相关建议,不少合理的建议还被最新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土十条”)所采纳。

  全国人大代表、鸿达兴业集团董事长周奕丰,可能是众多全国代表中最关心土壤问题的一个。“五年来,除了西藏,全国其他的省、市、自治区我都去过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那些因污染、过度种养的土壤得到修复和改良”。

  为了改良土壤,他在新疆、内蒙、广东建立了数百万亩的土壤改良示范基地。为了研究和改良土壤,他在全国成立了首家民营公益性土壤研究机构-广东地球土壤研究院,专职研究土壤治理。对土壤着了迷的周奕丰,其实本职工作是一名经济管理博士,民营企业家。

  谈调研

  赴全国各地采集土壤标本


  在周奕丰的手机里,不少都是他脚踩土地,现场考察的图片。有的酸碱化、有的甚至荒漠化、沙漠化,不加以治理、改良,只能抛荒。

  如果不是当上了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能够参与2013年全国人大组织的土壤污染集中视察和调研,他还不会发现土壤修复和改良如此刻不容缓。而那次调研让周奕丰对土壤着了迷。

  “土壤就是这样的,当你不注重治理、修复,施放的化学物质,终归会通过大气、水、泥土,反映在餐桌安全上。”为了寻求土壤改良方法,周奕丰这些年基本踏遍了国内的山山水水,与农户、种植户交流,与环境科学家、农科院土壤专家探讨论证。而发生过土地重金属超标的省、市、区,则成为周奕丰最先关注和取土研究的地区。

  改良土壤,必须了解土壤,而取得离地表一米以下的土层加以标本化研究,则是关键。于是周奕丰带着他的化学专家团队,开始满世界取土壤化验。“开挖取土的过程,有时还会被当地的农户、种植户所误解,认为这些土地很不错,收成很好,殊不知这些收成都是被农药、化肥催生出来的”。

  可千万别小看每一次取标本的成本压力。每采集点取一次泥土,然后薄膜覆盖、木箱装运,所需的成本就需要2万元左右。五年来,周奕丰和他的团队,一共取得了超过1500份各地的土壤标本。光采集标本所需的花费,就超过了3000万元。更不论后期更加庞大的实验室建设花费,和人力成本的投入。

  2015年,周奕丰又斥资成立了国内首家民营公益性的土壤研究机构———广东地球土壤研究院,云集了一大批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共同为中国的土壤污染治理出谋划策。同时配备了最为先进的分析仪器,免费向公众提供测土服务及土壤改良方案。

  巨大研究投入、反复试验,终于有了实质性的结果。化工行业出生的周奕丰,最终在电石渣中找到了改良土壤的方案。通过多地横向、纵向的比较发现,农产品的产量、质量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在一些盐碱化严重的地带,甚至直接改变了当地无法种植农作物的历史。

  “国家提出希望基本农田能从目前的18亿亩增加到了18.65亿亩。多出的6500万亩农田,就必须向西部拓展、向盐碱地、荒漠地拓展”。周奕丰表示,土壤改良是一项很重要的事业。目前,他已经在新疆、内蒙、广东建立了土壤改良示范基地,累计改良的土壤已达数百万亩之多。

  谈建议

  推动“土十条”出台

  
躬行实践的基础上,周奕丰也非常关注从立法、宣传等角度提升人们对土地污染状况的重视程度。在周奕丰所在的广东团第一组,不少同组代表都对周奕丰有着一个很直观的印象。那就是这个代表很关心“土”,每年都提。

  十二届人大的每次全体大会期间,周奕丰都会在讨论、发言中提到全国土壤治理、修复的相关话题。十二届二次会议期间,周奕丰将刚刚试验电石渣治理酸性土壤的方案作了推广,发言很快得到了国家农业部的积极回应。

  三次会议期间,周奕丰再次提出了《关于保护环境,加大力度整治土壤污染的建议》,建议政府加快有关土壤防治方面的立法,提出了通过财政补贴,以工商业反哺农业,建立基金等方式鼓励民营企业、民间资本参与到土壤治理当中来。

  2016年四次会议,国家环保部负责人到广东团参与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周奕丰又一次向国家部委负责人汇报了国内土壤污染状况,提出了相关的建议和政策。“其中不少的方案和建议都被相关部委采纳。”

  也就是那一年,国务院出台了被称为‘土十条’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其中多处内容采纳了周奕丰在两会期间提交的建议,比如建立土壤数据库,标本库,摸清土壤污染状况,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土壤治理,推行土地休耕制度试点。“土地也一样,过渡的开发利用,终归会枯竭、干涸。”

  4年的念念不忘,终于在国家层面形成了里程碑似的立法。周奕丰对土壤问题的关注,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今年的五次会议上,周奕丰又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进一步推动土壤改良事业,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建议》。

  “对土地、土壤问题的关注,绝不会仅仅局限于十二届人大代表的五年履职期间,今后我仍然会关注土壤治理的问题。”周奕丰表示。

  谈广州圆

  那不是一枚铜钱

  
说到周奕丰,他和广州乃至广州西部的一个地标建筑“广州圆”也有着莫大的关系。他所在的鸿达兴业集团、广东塑料交易所,正是广州圆项目的开发者和大楼所有方。

  当初这个位于白鹅潭经济圈南端的建筑物建设初期,因其空心圆环形的设计引发了广泛的争议。有网友吐槽这建筑就好像是一个天圆地方的铜钱,有网友则直接吐槽这一建筑奇形怪状。其土豪金的颜色,酷似铜钱的外貌,不少网友将大楼“命名”为“广州铜钱大厦”。

  “其实这个建筑,是我们请意大利知名的建筑设计团队设计的,当时我们没有提更多的要求,只是期望这一建筑能够代表天地和谐、幸福圆满。”周奕丰表示,设计团队最终从广州的南越王墓博物馆中发掘出来的西汉玉璧中得到了创作灵感。

  “圆本身就是美好的象征”,周奕丰表示,“广州圆”已然成为广州的一景,每天前去游览、拍照的游客已经有了相当规模。

  土壤就是这样的,当你不注重治理、修复,施放的化学物质,终归会通过大气、水、泥土,反映在餐桌安全上。

  ——— 周奕丰



来源:南方都市报